0

如何正确理解“地摊经济”

已有 231 阅读此文人 - - 普度营销专案 -

最近,被很多互联网人二次加工的“地摊经济”成为大家口中的社交货币。

事件的热度被广大的网友炒越来越高,秋名山车神也因此股价也一路攀升,翻了好几个个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那些分享摆摊秘籍的学院派还是不了解真正摆摊的混江湖打法。

在这股戏谑的浪潮褪去后,那些经过二次艺术加工的语言系统、经营理念显然并不适用于真正摆摊群体的。

早前,北京大妞马桂花说,烤冷面对于流动的摊贩是一个不错的方向。

其实这种潜意识里的答案对于摆摊是最好注脚,这里包含了马斯洛需求中的生存需求、PDD的低价策略、人群画像的精细化运作、本土文化的深刻洞察。

这诸多维度的元素串联起来,用大白话可以概括成——不怎么爱做饭的年轻人上了一天班,饿着肚子等交通工具时,大多会选择街边的小吃来填充下肚子。

早前位于北京诚盈中心和融创大厦附近的来广营路口西公交站,每当庞大的下班人流汇聚于此时,很多流动摊被围得只闻其味,不见其摊。

如果仔细观察的话,很多营销理论里讲的浸淫式的用户体验,在面前小小的流动车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

如果美国营销大师爱玛・赫伊拉看到此场景,肯定也会把那句——不要卖牛排,要卖滋滋声,改成——不要卖烤冷面,要卖烟火气。

曾经路过昌平区立汤路上平西王府快速公交站的高架桥时,看见桥上也有不少摆地摊的人,卖得都是些手套、袜子等一些小商品。

与之前者相反的是,尽管临近上下班这里也有着很大的人流量,但是驻足询价的人几乎一个没有,这就好比给了你一个庞大的公域流量,但是兜售的品类与走来走去人群的需求匹配不上,无效的流量是没有办法带来转化。

和需要手艺活的小吃相比,手套等生活用度的商品无论在时间上还是成本上,前期投入成本更少一些,是不是这个品类的商品不能够成为摆摊的流通媒介呢?

电影《建国大业》里的台词说——只要找,共同点总会有的。

遵循着存在即是合理的原则,任何产品都能够匹配到需求。

拿袜子来说,主打防汗,可不可以卖给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?主打耐穿,可不可卖给在工地上工作的劳动者?

任何商品和服务最终还是落实到人的身上,对于地摊所选区域人流越是了解的深入,越利于摆摊可行性。

这就好比行军打仗的带了战略地图,比起到处抓瞎的操作效率要高很多。

正如你没有办法把梳子卖给没有头发的和尚,尽管很多公司喜欢用这道题来测试新销售能力,但也仅仅是停留在讨论层面,因为现实中根本没有一个人会这么做。

对于潜在购买者有着深刻的认知,可以理解为互联网常用的人物画像,年龄、性别、教育程度、兴趣爱好等等。

这也就是把商品卖给人,延展成了把商品卖给有着某个相同属性的人。

对于乘公共交通工具的下班的年轻人来说,附近的米其林不是最优解,选择成本太高了,堂食的黄焖鸡也不是最优解,时间成本太高。

等车缝隙,选择客单价较低的吃食是大多年轻人的真实写照。

最近很多人表示美团外卖客单价比以前高了一些,尽管有些原因是因为客单价较高的商家进驻造成的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大家对于花钱这件事,还是相当敏感。

既然高客单价的东西带不来质的变化,那么人们更趋向于选择客单价便宜一些的东西,每个人心理都有着一个价格锚定。

反之也一样,如果摆摊卖的东西价值过高,那么就算肚子饥肠辘辘,大家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掏钱。

疫情期间,很多饭店都把店里的特色菜加工出来,然后拉到很多小区门口来卖。

像我同事二狗子住的小区,眉州小吃就把东坡肉、卤菜摆在门口卖,一个菜基本在50元左右,回去还需要二次加工,二狗表示,想吃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去堂食,或者外卖下单。

同样,对于城市的文化底蕴的了解,对于的很多摆地摊的人来说,也是一个重要的维度,倒不是要求售卖者需要多么能说善道、博古通今。

因为在一个城市里往往隐藏着这个城市的人群的一些习惯。

譬如之前接触过宁波的一些朋友,他们是半点辣不沾,他们也很费解为什么菜椒不算辣椒。

又譬如小米前段时间在日本投放了有蘑菇云爆炸的宣传片,被日本民众狂骂一顿。

我们没有办法站在自己的角度去以己推人,所以千万不要触碰这些看似不是问题的底线。

摆地摊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有力手段,随着政策开放,一时甚嚣尘上。

其实传承了千年的“行商坐贾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都是许多下沉市场促进就业有力手段,此时用来缓解因为疫情失业人群目前的生活窘境,也算是一种暂时的权宜之策。

当然与那些张口管理、闭口战略有体量做生意的企业相比,摆地摊一直被贴上脏、乱、差的标签,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市容的最大拦路虎,就是那些没有规范化的小商小贩。

尽管很多人认为,此次的地摊经济对于商业地产无可避免的会有或多或少的冲击,但今夜我们不关心中产,现在我们只在乎一个个鲜活的独立个体。

最后引用知乎作者“江壹城”的句子:

我看着你们,满怀感激。

因为你们本身,是滚滚红尘中最美丽的风景,

那就是,市场经济的最原始状态。

你们手里有钱,眼里有光。

不用把摊摆成我们想象中的样子,

我们这一代人的想象力不足以,

让你们如何把摊支起来。

如果你们依然需要我们的祝福,

那么,

开练吧,

摊儿浪!

我们在同一条繁华的街上!

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,Come on!